您的位置: 泉州资讯网 > 游戏

外向型明星城市隐退增长排行榜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4:10

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不同城市之间的发展态势也出现了明显的分化。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了34个主要一二线城市公开发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上半年,增速最快的城市大多位于长江中上游的直辖市和省会。而在沿海城市中,杭州和深圳最为亮眼,外向型明星城市增速普遍较低。

中西部:长江中上游城市最亮眼

这34个城市包括四大直辖市、21个省会城市、深圳等5个计划单列市,以及东莞、佛山、温州、苏州、无锡5个外向型经济大市。数据显示,上半年,增速靠前的主要是位于长江中上游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

其中,西南的贵阳以12.1%的增速位列榜首,贵阳的表现也并不让人意外。上半年,贵阳所在的贵州省经济增速达10.7%,该增速在全国各省份中位居第二,仅次于重庆。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教授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像重庆、贵州这些地方,加上这几年产业布局和调整做得比较好,产业结构比较均衡,比如制造业不仅有能源化工,也有装备制造、高新技术产业等。

贵州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贵州新兴产业发展加快,以大数据为重点的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势头强劲,全省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44.4%。而贵州省的大数据产业主要还是集中在贵安新区。

贵阳和重庆的经济迅猛发展主要得益于工业。以重庆为例,作为中国中西部重要的工业制造基地,上半年重庆工业增长依旧延续了强劲增长势头,规模以上工业实现总产值9841.72亿元,同比增长13.0%。规模以上工业39个行业大类中,35个保持了增长,其中支柱产业汽车和电子分别增长19%和12.2%。

贵阳市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上半年第二产业增加值482.08亿元,增长15.1%,增速比一季度提高2个百分点。

除了贵阳和重庆,长江中上游的几个省会城市的增速也都比较靠前。例如长沙增速达到9.6%,南昌增长9%,武汉也达到8.7%。

胡晓登称,长江中上游的湖南、湖北、重庆、贵州等地水资源丰富、劳动力充足,而且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与珠三角、长三角的联系更加紧密,这几年通过长三角、珠三角的不少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产业的巨头纷纷落户到重庆、贵州等地。而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过程中,省会城市成为很多大型企业的首选。因此这些地方的省会和直辖市也发展得比较快。

不过同样是中西部省会,一些能源重化省份的省会经济增速比较靠后。例如,石家庄只有7.3%,西安为7.6%,在34个城市中位置比较靠后。这里面主要原因还是在国际国内需求下行的情况下,能源重化省份的经济也受到较大影响,作为省会城市,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此外位于东北的计划单列市大连增速更是只有3.5%,在34个城市中垫底。

外向型城市路在何方?

中西部的城市在分化,沿海的城市分化也十分明显。

在沿海主要城市中,杭州、福州、南京三个省会城市增速靠前,例如杭州的增速高达10.3%,而福州也高达10%,南京达到9.2%。相比之下,厦门、无锡、苏州、东莞、温州等传统外向型城市比较靠后。

如果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这种变化就更为明显,近年来,长沙、南京、重庆等直辖市、省会城市发展势头明显快过东莞、无锡等沿海以外贸发家的城市。去年,原本排在第7的西部直辖市重庆悄然超越了苏州,进入国内城市GDP前六位。而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2007年,重庆的经济总量仅相当于苏州的72%。

2006年,东莞位居第15位,彼时“九省通衢”武汉位列全国第16位,长沙位居全国第28位。但去年东莞退居全国第22位,武汉已经跃居全国第8,长沙也猛冲至全国第14。今年上半年,东莞经济总量只有长沙的75%。

在江苏省内,南京与苏南的无锡的走势也截然不同。在改革开放后,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经济也随之高速发展,多年来苏州和无锡GDP分列江苏一、二位,身为副省级省会城市的南京只能屈居第三,被坊间戏称为“苏小三”。数据显示,2006年,南京GDP只相当于无锡的82.6%。但到2014年,南京首次全年超过无锡。今年上半年两者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东莞、无锡、厦门、苏州、无锡等城市这几年经济增速走低,一个主要原因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外贸出口已经基本达到顶峰,这些城市的发展进入瓶颈期。这些城市的不少产能向东南亚和内陆地区转移,因此外向型明星城市的发展速度也比较慢。

另一方面,在政府主导型的扩大内需宏观调控措施下,大量的行政手段配置资源主要集中在省会,比如大部分的国家级新区都分布在省会。“包括地铁、高铁等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各种资源都往省会城市沉淀。”丁长发说。

胡晓登分析,在近几年的基建大潮中,直辖市、省会城市具有天然的优势,比如高铁,一般都是以省会城市为中心展开的,很多重大投资项目也会选择在省会投资。此外,在本轮城镇化大潮中,省会城市作为全省资源最好的中心,也是城镇化的主战场。

此外,近年来产业加速产型升级和调整的过程中,省会城市也占据着先天优势。比如大部分优质的高校资源和金融资源都集中在省会,这对省会城市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加快科技创新和第三产业的发展都有明显的作用,而传统的外向型明星城市就不具备这些优势。

杭州、深圳树立新典范

不拼大投资、大项目,这些沿海城市就没有出路了吗?厦门、苏州这样的沿海外向型城市要像长沙、重庆等地再去拼大项目、上马大工业,也不太现实。并不是所有增速高的城市都是靠大投资、大项目推动。这其中,沿海的杭州和深圳就是两个很好的示范。

以杭州为例,杭州今年上半年实现生产总值4498.75亿元,增长10.3%,增速比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回升1.6和2.6个百分点,为2012年以来的首次两位数增长,增速高于全国、全省3.3个和2.0个百分点。

作为一个风景秀丽的旅游城市,杭州不可能再跟一些中西部省会城市去拼投资、拼大工业。上半年杭州一、二和三产业分别增长1.4%、4.8%和15.4%,杭州的主要增长动力显然来自三产。其中,杭州信息经济更是快速增长,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236.08亿元,增长21.7%。杭州电子商务服务业收入今年预计将达到1000亿元,创造60万个网上就业岗位。

深圳更是堪称中国城市产业结构调整的典范。上半年深圳经济增速达8.4%,领跑一线城市。与杭州类似,深圳的发展同样不是靠拼投资。上半年深圳固定资产占GDP比重仅为17%,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最低。

广东省政协委员、深圳市委党校副校长谭刚多次对本报称,深圳低投资率已经持续很多年,深圳走过了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阶段。目前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高附加值产业、未来型产业的布局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已经体现出了强大的作用。也就是说,深圳是用更少的投入换取更大的经济总量。要通过调结构、转方式来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深圳的快速发展也让邻近的老大哥广州“羡慕不已”。就在不久前,广东社科院发布《2014年广东省现代化进程》测评结果,广州不但在总分上输给了深圳,还在五大单项指标上,错失了“省内第一”的位置。

广州市市长陈建华7月底就表示,深圳之所以竞争力较强,是因为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突出成绩,在这点上,深圳是广州学习的标杆和标兵。

热淋清颗粒的功效怎么样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宝宝健脾胃的药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