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泉州资讯网 > 体育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四十二章-二心再起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9:13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四十二章:二心再起

“那个女人是谁?”一句看似随意的质问打破了屋内的安静。

“大将军说的是……?”陈骆看着眼前的申屠苍,小心翼翼地试问。

“茶馆,难道还需要我再说明白些?”申屠苍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陈骆的所有行动他都了如指掌,他根本没有机会在自己的面前装傻。

“那是卑职的一位故人。”陈骆低头垂下眼睑回答。

“故人?你这位故人的身份似乎有点有趣”申屠苍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你要自己说,还是我来说?”

“卑职……”熟悉的压迫感和紧张又袭来,让陈骆不知如何作答。

看着陈骆的模样,申屠苍往椅后慵懒一靠,慢慢地说到:

“我只是想提醒陈副将,你一夜之间突然升为副将,你应该知道,军中有许多人都心生不满,你若不尽快立功,恐怕难以服众。”

“这个卑职知道。”陈骆仍旧低着头回答。

“既然知道,那现在有这么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在此,你怎么就不会用?”申屠苍语气缓慢,声音低沉,循循诱导之意溢于言表。

“大将军此话……何意?”一股不安隐约浮在陈骆心中,其实申屠苍之意他已经明白,只是他虽不再效忠于南澄国,却也从未想过用这些卑鄙的手段来建功立业,他只想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厮杀。

“怎么?难道你以为放过这个故人,南澄的太子王承宸就会原谅你叛国?你究竟是天真还是愚蠢?”申屠苍似乎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冷笑着出口讽刺: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你若如此妇人之仁,如何能成事?难道还需要本将军教你做人吗?”

“大将军……”陈骆刚欲申辩一二,却见申屠苍举起手示意他不必再说。

申屠苍似乎已经不愿意与他多说,看也不看一眼他,手抚额角略显疲惫:“该提醒的我已经提醒你了,至于到底该怎么做,你自己好好想想,退下吧。”

“是。”

夏季的风终于吹到了这两座边境之城,燥热的天气并未让人心生烦闷,而是相反地热闹而喜悦。

街上的道路被烈日烤得炙热,路上行人却依旧不减,街市热闹更甚,人来人往地在为即将到来的祈昌节添置物品。

每年的六月初六,酷暑之时的祈昌节是各国的重大节日,也是夏季中唯一一个上到朝廷,下至农民都最为重视的节日。

顾名思义,祈昌即为祈福,农民百姓祈愿在夏季这样农作物生长的节气里能风调雨顺,保秋季可丰收,安稳过冬度年。农为国本,朝廷亦祈愿农事百顺,国运昌盛,国泰民安。

“老大回来了。”陈小富一边喊着一边推开了唐风的房门,脸上写着满满的喜悦和期待。

唐风正在房里认真看书,看见陈小富毛毛躁躁地跑进来也没有恼怒,语气却是有些无奈:“老大去盘角城不过半月,你……”

“快去迎接老大!”不等唐风说完,陈小富就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急急忙忙地拖着他走出去。

“干嘛?放开我!你先放开我……”唐风没想到陈小富这般激动,竟拉起了他的手。

不比唐风多年练武的双手,陈小富的双手则修长白净,竟像女人的手一般。唐风被他拉着走,愣愣地盯着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清凉的触感却让他脸上浮上了一抹不自在的红晕。

“老大,您回来啦!”两人一走到大门口,陈小富就看见了走过来的卫兮晚。

“这么开心,有喜事?莫非……”卫兮晚眼神狡黠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四十二章-二心再起

,嘴角带笑地看着笑嘻嘻的陈小富,再看看两人紧紧拉着的手,若有所指地来回打量着两人。

她刚离开凉乌城不过半月,让这两个属下在此等候不必跟过去,莫非她不在的些时日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老大,快进去吧。”唐风不自在地挣脱了陈小富的手,略有些尴尬地说到。

陈小富只觉手中一空,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老大的面前竟也一直拉着他的手。就这样拉着手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可唐风却总是显得有些不愿意,一缕淡淡的失落滑过,就连陈小富自己也未曾在意。

“嗯,先进去吧。”卫兮晚不在意地笑笑,率先走了进去。

“呃,老大~那个……”待卫兮晚坐下,站着的陈小富支支吾吾。

“再过两天便是祈昌节了,我答应过你和你爹,每逢佳节必定让你们父子团聚,你唐哥哥已经教会你骑马了,两天的路程应该刚好可以赶回去。”卫兮晚一眼就看出了他想问什么,这个从小到大第一次与父亲分离这么久的少年,怕是期待这个节日很久了。

“多谢老大!”陈小富咧开嘴笑得异常开心,本还有些担心老大忘记这个诺言,现听卫兮晚一说,期待地搓搓手说了句:“我先去收拾一下。”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原来如此,我差点都忘了这个。”唐风看了眼跑出去的陈小富,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见他这样欢喜,自己的心情也不由地跟着愉悦起来。

“你陪他一同回去西岳皇城吧,他还不懂什么武功,旅途遥远我怕他会遇到危险。”

“是,老大。”

“对了,乔儿呢?怎么没看到她,你不是传信告诉我她已经到这里几天了吗?”卫兮晚问唐风。

她当初离开皇宫前来凉乌城,就是怕乔儿有危险或是吃苦,才特意没把她带来,没想到她这么倔竟然自己过来了。

“应该是知道您要回来,在厨房忙活呢。”唐风笑了笑,老大的这个婢女倒也是忠心得很,一个小小弱女子竟然独自从都城来到了这边境城,“她刚来到这里还死活要去盘角城找你,我好不容易把把她劝下来的。”

“劝得好,我去看看她了,你也去收拾东西准备和小富走吧。”卫兮晚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唐风的肩膀以表赞赏,说完转身就往厨房的方向寻乔儿去了。

是夜,烛火摇曳,盘角城军营里一个身影闪进了一个房间。

“陈副将,属下按照您的吩咐一直暗中跟踪卫兮晚,今日她已回到凉乌城,她的两个属下却是在今日离开了,不知去向哪里,可否需要派人跟踪?”

“没必要,不在卫兮晚身边就行,至于去哪里,并不重要。”

遂宁治疗性病的医院
遂宁治疗性病方法
遂宁治疗性病费用
遂宁治疗性病医院
遂宁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