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泉州资讯网 > 健康

魔装 第六七六章 反骨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9:57

魔装 第六七六章 反骨

苏唐静立不动,双眼慢慢合拢,用神念仔细的感应着周围的每一缕波动。

只是,那上左使真的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苏唐皱起眉,突然,一幅宏大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原本可以清晰的辨别出周围悬峰的位置,但这只是一个感觉,现在感觉居然变成了画面。

他的脑海似乎变得无穷大,能把整座邪君台都能囊括在其中,无数道波纹在不停的振荡着、漂浮着。

苏唐能看到的画面并不是山水,而是最基本、最原始的能量波动。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是修行万古浮生诀的缘故?还是神念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强度,所以能洞察到邪君台的运行规则?

苏唐心如止水,默默调整呼吸,反正小不点和变异银蝗都在附近,他无需为自己的安危担忧。

当整座邪君台都变成了振荡的波动后,苏唐看到了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无数的波纹,都拥有自己的规律,不停的运转着,生生不息,不管从哪一个切面观察,都象一个巨大的阴阳鱼。

在后方几十里开外,波纹的振荡受到了影响,苏唐凝神继续观察,随后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条条人影,那些人影在大漩涡的中心处来回走动着。

他们身上也在散发着波纹,但和整座邪君台相比,显得很渺小。

应该就是司空错他们了,苏唐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突然,远处的波纹出现了扭曲,一股莫名的力量影响到了邪君台的灵力波动,下一刻,一条人影凭空出现,慢悠悠的落在一座悬峰上。

苏唐露出冷笑,身形旋即启动,向那条人影掠去。

上左使颤巍巍的坐在一块岩石上,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的脸色已变得铁青,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用那种办法成功逃出生天,但也耗尽了所有的灵力,连领域都没有办法释放了,他必须要休息一会,否则根本承受不住邪君台的压力。

幸好此处已远离了战场,他逃出百余里开外,这种距离,对方是感应不到他的灵力波动的,找也找不到他。

“苏唐呵呵”上左使发出惨笑声,这次往生殿可算是栽了大跟头,他回去之后该怎么交代?

那个伊浅梦,应该千刀万剐等等……奔袭邪君台的计划,固然是那伊浅梦提出来的,但当时还有一个人大力支持,这才会引起他的注意,没有那个人发话,仅凭区区一个三月长老,根本不可能搞出这么大声势。

想到这里,上左使冒出一头冷汗,那个人也是奸细?否则怎么会这般帮着伊浅梦?

不行他必须及时赶回总殿,以那个人的地位、乃至获得的信重,万一有所图谋,总殿危矣

上左使猛然站起身,就在这是,他的脸色骤然变得僵硬了,接着慢慢转过身,看到一道银线正从远方激射而来。

“怎么……可能……”上左使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嗡嗡……变异银蝗急掠而至,身形猛然悬停在空中,鞘翅震荡卷起的乱流瞬间便把周围的云层绞得粉碎。

苏唐慢慢从圣座上站起,冷眼看着对面的上左使,而上左使面如死灰,身形也在簌簌发抖。

上左使并不是为自己的生命担忧,如果没有总殿,他也活不到今天,当初走进往生殿之时,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当报答了总殿的提携之恩。

他是为那个人而恐惧,所忍者深,所谋者重,他越想越觉得那个人可疑,可惜,他再没有机会回去提醒总殿了。

孔雀山的山腹内,方以哲恭恭敬敬的站在厅中,静默不动,一个枯瘦的老者端坐在主座上,冷冷的打量着方以哲。

良久,那枯瘦的老者缓缓说道:“方总社首,本座本次来,是代宗主问你几句话,还望你能如实回答,欺瞒本座倒没什么,但你如果刻意欺瞒宗主……那就没有人保得住你了”

“吴长老,您尽管问好了。”方以哲轻声道:“方某定知无不言。”

“你和那唐仁到底是什么关系?”那枯瘦的老者说道。

“朋友。”方以哲回答得很快。

“只是朋友?”

“只是朋友。”方以哲一笑。

“混账”那枯瘦的老者勃然大怒:“方以哲,你还敢狡辩?本座早已知晓,那唐仁只是化名,他的本名叫苏唐,是千奇峰的宗主,数次残杀我魔蛊宗的同道,后来就是在你的协助下,潜入藏剑阁,又屡屡以魔蛊宗唐仁的名义出头,给我魔蛊宗惹下了无数祸事”

“确实是这样。”方以哲道。

“你现在还敢说,那唐仁是你的朋友?”

“是我的朋友啊。”方以哲点头道。

“你……”那枯瘦的老者抬掌拍在了桌上,身形猛地站起,冷冷的说道:“这么说你认罪了?”

“我有什么罪?”方以哲讶然道:“他是我的朋友,找到我要我帮忙,我本没办法拒绝的。”

“放肆放肆”那枯瘦的老者气得须发张扬:“方以哲,莫非你敢叛出本宗?”

“吴长老

,你这么说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只是帮了朋友几个小忙而已,与叛宗没有什么关系吧?”方以哲不卑不亢的说道:“如果吴长老是一年前到了这里,我无言以对,只能等候您的发落了,但这个时候您才来……不觉得晚了一些么?而且,以宗主的心胸抱负,恐怕是不会让您来向我问罪的,您不是误解了宗主的话?呵呵呵……我建议您,还是去问个清楚再回来吧。”

方以哲的态度由恭敬转变成张狂,那枯瘦的老者心中大惊,但神色却反而变得沉静了,他皱了皱眉:“方总社首,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继续坚持自己的愤怒,是因为方以哲的话正击中了他的弱处,宗主只是让他来要几个解释,绝对没有把方以哲当成叛逆的想法,刚才他大发雷霆,也仅仅是为了利用自己的地位,威慑住方以哲,为他的下一步奠定基础。

可现在方以哲不吃这一套,他只能又把态度放得柔软一些。

“我刚才说过,已经晚了,一年前,我没办法证明我的对错,只能任人揉捏,现在……我想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分明吧?”方以哲淡淡说道。

“你要证明什么?”那枯瘦的老者问道。

“证明我的识人之能。”方以哲道:“吴长老,说实话,您的眼光太过短浅了,只看到了以前那点过节,却看不到我魔蛊宗的未来苏唐已勘破圣境,并得到了魔神坛的认可,又掠走邪君台,其势已成。是和他成为朋友,还是要和他成为仇寇,这种事情还需要选择么?”

“笑话那苏唐与我魔蛊宗仇深似海,又怎能成为朋友?”那枯瘦的老者冷笑道。

“吴长老,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方以哲道:“宗主就要比您想的透彻得多,这一次和苏唐合谋对付往生殿,我请出了他,呵呵呵……如果宗主没有点头,他又怎么会与我配合?”

方以哲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宗主都点头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你又凭什么指手画脚?

站在另一边的陈言,看向方以哲的目光中微微露出了恐惧之色。

当初苏唐和方以哲商量妥当,然后回头去找伊浅梦时,方以哲便悄悄和那个人联系上了,他知道这些后,大惊失色,因为如果方以哲找的人有些不妥,无疑就是出卖了苏唐的朋友。

再或者,被魔蛊宗的宗主知道了这些,也极有可能故意泄露秘密,让往生殿预先做好准备,和苏唐拼个两败俱伤。

结果,他愤怒的找到方以哲,指责方以哲背弃信约,辜负了苏唐时,方以哲却笑着一条条反驳了他。

首先,魔蛊宗的宗主不会故意出卖苏唐的朋友,因为苏唐完全能用相同的方法做出反击,对谁都没有好处,那个人潜伏在往生殿里已经多年了,序列排在往生殿前五之内,也是宗主的一大王牌,绝对不可能与苏唐相互拼掉。

其次,方以哲还有别的眼线,如果察觉到不对,他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为了便于联系,苏唐特意把袁家的云车派了过来,他可以马上把信送到千奇峰,让苏唐那边的人及时作出应对。

最后,方以哲也表明了自己的志向,这是一次对宗主的试探,如果宗主的选择过于浅薄,方以哲有信心在五年之内取而代之,如果宗主配合行事,那就要改变态度了。

陈言一直留在方以哲身边,他亲眼看着方以哲从一个小小的分社社首走到今天,亲眼看着方以哲把劫后余生的第七总社发展壮大。

这个人,也许是苏唐的朋友,但绝不会成为苏唐的属下,用古人的话说,这个人天生就有反骨

那枯瘦的老者沉默片刻,缓缓说道:“你是怎么认得他的?”

“我有我的办法。”方以哲回道。

江门妇科医院
辽宁治疗阴道炎方法
蚌埠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江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