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泉州资讯网 > 时尚

伏龙 第四十章 秦家风骨如此多娇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8:45

伏龙 第四十章 秦家风骨如此多娇

黑云压城城欲摧,流云城现在是彻底陷入了战乱。秦郑王三家角逐再秦仪和郑铮死亡的那一刻又一次拉开序幕,并且迅速升级

伏龙  第四十章 秦家风骨如此多娇

现在流云城每天都会发生打斗,发生祸乱,或许规模并不是很大,可是天天都有流血有伤亡。现在的流云城再也不复往昔的平和与繁华。繁华就像是镜花水月,在一场始料不及的战乱中彻底化为了残梦。

当然,吃亏多的还是秦家,秦家现在几乎是被压着打,城内的坊市已经被郑家扫荡一空,其他产业也被郑家一点一点的蚕食。秦家虽然竭力自卫可是巅峰战力上的滞后,秦家没有了和郑家争锋的勇气。

秦家的人现在几乎都已经不怎么敢出门了,因为只要他们一出门面对的不仅是郑家子孙的挑衅刁难,还有城内居民的嘲讽。

当然,秦家也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王家的结盟外加上郑家老祖对秦家老祖自爆的忌惮倒也没有把秦家赶尽杀绝。不过,小辈之间的挑衅打压也不是秦家所能够忍受的。

行在路上,陆羽随处可以听到的就是秦家的流言蜚语。话说墙倒众人推就是这个道理,以前秦家的人作威作福,目空一切,现在秦家没落了当然没有什么好结果。

莫说帮助一把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再说郑家现在风头正盛谁敢触其霉头?

“看,秦家的人又出来了?是家里没米下锅了吗?”一个人幸灾乐祸的说。

“肯定是的,据说前两天秦家遣散了一大批佣人,显然是秦家财力不济了。他们所有的坊市几乎都被郑家侵吞了,收不定现在连基本的米面都得到别处去买!”一人煞有其事的分析道,好像他就是秦家的账房管家一样。

“活该,平时秦家那几个少爷,几个狗腿子走到哪里就祸害到哪里,也不知道侵吞我们多少东西,现在落魄了想到我们这买东西我第一个不卖”一个商贩狠狠的说。显然平时被几个秦家纨绔祸害的不浅。

“你说的还是少的呢,平时在秦家的地盘摆个摊,秦家就抽走了我七成的收入,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我也绝对不卖给秦家东西!”一个商人唾了一口唾液,狠狠的道。

一路来,陆羽听得到太多的话语,太多的议论。还不说,秦家的名声的确够烂,鱼肉乡里、持强凌弱、欺男霸女一件件恶事果然罄竹难。以前,秦家强势众人敢怒不敢言,现在所有的矛盾就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样,势若洪峰锐不可当。

看来秦家要不了多久就会在历史的洪流中被荡涤干净,秦家现在就像是日落下的一抹余晖,曾经的辉煌没有人会记得,曾经的罪恶也将伴随着黑夜的来临消失在黑夜里。

看着前路,陆羽想到了六岁前的陆家,当年的陆家也是这么一步步走向没落的吗?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随即就听到阵阵咆哮,“不卖?我秦家买东西是你的荣幸,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居然敢不卖。你是以为我秦家真的没落到阿猫阿狗也敢欺凌到了的地步吗?”

陆羽一听就知道那是秦受的声音,刚才才听到有人倡议不卖秦家东西,没想到只是这一会儿就付诸实践了。

声音嚣张至极,可是回答的他的只有两个字,“不卖!”秦受抬手就要再次大打出手,可是被身后的秦广直接制止了。

“秦受,你难道还嫌秦家的麻烦不够多么?秦家的风骨你丢到哪里去了?”秦广厉喝道,不怒自威,秦受连连认罪。

秦广没理他,调过脸居然想那个商贩道了道歉。这个行为不仅是其他的围观者就连陆羽也是狠狠的被震惊了一下。

一场祸劫这个昔日的鲁莽少年居然也长大了

“不卖!”回答的很干脆!秦广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下,但是被强忍住了。

“不卖!”

“不卖!”

“不卖!”

连走五家秦广得到的唯有不卖二字,秦广的脸现在终于变得很是难看,显然已经到了可以承受的边缘。

“你也打算不卖么?”秦广这次走进一家店铺,直接就抛出了这样一句话。说的很平静,可是只要是个人知道只要在加一个小火星绝对会引发一场大爆炸。

这个店家暗叫倒霉,额头上的汗滴涔涔而落。现在他的确很是纠结,卖了他很有可能会被那些不卖的同行鄙视,被排除在外,有可能就此得罪郑家,以后就步履维艰了。可是不卖他现在就有可能倒霉,一头掉了牙的老虎他毕竟也是老虎,一只羊再怎么厉害他也不能弄死一头虎。

“不”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嗯?秦广那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就像是怒火直冒三千丈一样。看起来十分骇人。

“卖卖我卖”那人要哭了。

一时周围的商贩大为不满,对这个商贩指手画脚,显然这个商贩已经被打入黑名单。周围围观的百姓却是对秦家大为不满,指责谩骂向漫天的灰尘一样飘来。

秦家的几个人气的脸色发黑,可是就是憋不出一句话。显然现在的秦家“家教”比以前要好多了。

“秦家风骨如此多娇,数儿郎直不起腰,嬉笑怒骂,逆来顺受,冷嘲热讽,虚心受教哈哈哈哈!”远远的就听到这嘲讽放荡的声音。

“妙极,妙极,郑晖这的确是秦家风骨的写照啊!哈哈!”一个郑家的奴才逢迎道。

“应该再加上,秦家风骨如此多娇,几多嫡女和亲夭,抛尸弃骨,人敢怒,葬身兽腹,亲人不恕哈哈哈哈!”

“雄少爷果然大才啊!这不就是现在的秦家么?”一个郑家的奴才谄笑道。

秦家几个子弟,气的浑身直打哆嗦,奈何今时不如往日,现在少主不开口他们根本就没有开口的资格。

秦广也是印堂发黑,满脸黑线,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这股忍耐就算是陆羽都觉得不可思议。

众人听到这极不厚道的话,也是笑的不可开支,觉得这几个纨绔挖苦人还的确是他龒妈的专家。不过,对于“秦家风骨”二字,听到的人都是一阵唏嘘,你秦家也配称“风骨”二字?

秦广领着采购的人员就这么理也不理的向远处走去,可以看得出秦家的几个人是多么的气愤。可是如此他们居然忍下来了。

到底是该说他们秦家末路,不敢再妄加仇敌;还是说秦家足够隐忍,卧薪尝胆,志在吞吴?

如果是前者的确是迟暮了,不足为惧,如果是后者那就可怕了。被打压过后才奋发的人很有可能就此成就一番伟业,可是被打压过后才奋发的狗就会四处乱咬人

“秦家风骨如此多娇,持强凌弱分外妖娆,欺软怕硬,冰山一角,恬颜谄媚,天涯海角”笑声不绝。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秦家风骨如此多娇”成为了流云城脍炙人口的顺口溜,就算是童谣也是传的天下皆知。

可是秦家没有任何反应,人们预断秦家的灭亡屈指可数

p:秦家风骨如此多娇,数读者笑弯腰。看在秦家风骨的份儿上,有花花票票的友就不表示一下?

欢迎那位大才的读者也写几句“秦家风骨如此多娇”的歌谣吧!可以回复到评里~

定西治疗卵巢炎费用
连云港牛皮癣医院
许昌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